一片大好新闻摘要返回> 

25家乳企6家亏损,违规违法拖累业绩

更新时间:2020-03-01 10:10:08

眼下食品领域一些上市企业已陆续披露2019年年报。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在乳业、猪肉股、白酒、餐饮四个行业有74家上市(挂牌)公司公布2019年业绩,整体业绩向好,但仍有13家亏损、27家净利下滑。

就乳业而言,陷入有机困境的圣牧仍未摆脱巨亏泥沼,而投资失利、违规违法成为行业新的亏损主因。

(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

“亏损王”圣牧有机业务收缩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共有25家乳业上市(挂牌)公司发布了2019年业绩。在6家业绩亏损的乳企中,上游乳企占比达2/3。

尽管2019年上半年国内奶价依然低迷、中美贸易摩擦导致饲料成本增加,但多数上游乳企依靠节本增效和调整业务结构取得了业绩的正向增长。或许是船大难调头,“大的有机乳品公司”圣牧和“国内规模大的奶牛养殖企业”现代牧业分别亏损22.25亿元、4.96亿元,为上游乳企中亏损多的两家公司。

现代牧业在控股股东蒙牛的协同效应下已步入业绩上升通道,2019年净利同比增长49.13%,下游液奶业务在交由蒙牛后实现扭亏为盈。与现代牧业相比,圣牧2019年亏损幅度同比增加119.17%,有机战略进退两难的尴尬再次体现在年报数据中。

受供求关系影响,圣牧去年有机原料奶单位售价同比下降了17.1%,有机牧场的减少、非有机原料奶的增加,拉低了养殖板块的整体收入。就下游液奶板块而言,圣牧继续实行“以产定销”的稳价策略,但销售额同比下降41.2%,液奶在集团的总收入占比也从2019年的52.7%下降到29.1%。

对外投资失利牵连业绩

25家公布业绩的乳企中有9家净利下降,其中皇氏集团以1192.88%的降幅居各家之首,麦趣尔以969.05%的降幅紧随其后。投资失利是这2家乳企业绩下降甚至亏损的主因之一。

业绩快报显示,一直进行跨界尝试的“水牛奶之王”皇氏集团2019年净利润为-6.2亿元,为十年来首亏,而其亏损与2家非乳业子公司直接相关。

受行业市场环境变化影响,皇氏集团子公司御嘉影视2019年项目投资及发行计划都未达预期,为此皇氏集团对收购御嘉影视计提约5.54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此外,皇氏集团转让全资子公司盛世骄阳也形成了9009.59万元的资产处置损失。而盛世骄阳易主皇氏集团仅不到3年时间,且连续2年未完成业绩承诺。

同样承受“收购”之苦的还有新疆乳制品与烘焙品牌麦趣尔。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麦趣尔净利润为-1.64亿元,为十年来首次亏损。鉴于行业竞争加剧及门店改造摊销的影响等,麦趣尔预计其2019年收购的浙江新美心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可能存在商誉减值风险。

此外,麦趣尔多个收购和融资项目无法如期进行,其间产生的中介费用也成为亏损原因之一。麦趣尔曾在2月26日在网上投资者说明会上坦言,公司在并购实施中发现自身产业并购整合提升能力还需加强。

违规违法行为加剧亏损

除投资失利外,违规违法问题成为拖累多家乳企业绩下滑的另一大看点,涉及的3家乳企净利下滑幅度均在60%以上。

2019年,广东老牌乳企燕塘乳业净利为4220.09万元,同比下降65.06%。燕塘乳业全资子公司新澳牧场因在陆丰市铜锣湖农场西南管区建设奶牛养殖场侵占基本农田,被广东省自然资源厅处以539.55万元的罚款,进而减少了公司年度净利润。

同样违规建场的还有港股上市乳企原生态牧业。今年3月,原生态牧业全资孙公司拜泉瑞信诚牧业因在湿地保护区违规建设奶牛场而被撤销环评批复。目前,黑龙江省双阳河自然保护区管理处要求拜泉瑞信诚牧业限期从拜泉县搬离,相应的减值亏损及应计费用达4.36亿元。受此影响,原生态牧业2019年亏损幅度扩大719.23%至5.56亿元。

而受违规对外担保计提坏账及淘汰牛影响,上陵牧业2019年亏损1.99亿元,净利同比下降达518.41%。2019年9月,上陵牧业发现募集资金专项账户中的1.95亿元被黄河银行划转,用于控股股东上陵集团的担保贷款还本付息。而上陵牧业存在违规向上陵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合计3.292亿元。在2019年业绩快报中,上陵牧业对相关担保和诉前保全共计提坏账损失约2.31亿元。


一片大好在线订购下单

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